aimickylove

【异坤】巨C危机 abo生子1

大厂情缘:

【不能接受生子的不要点开】

“坤坤最近每顿都吃好多,我好怕他把自己撑到。”王子异采访的时候温温柔柔表达了对小玫瑰的担心。
在第3次大晚上被指使去跑腿买夜宵后,周锐一个大白眼,“蔡徐坤,你自己去。”
“我好累哦。”刚洗完脸的素颜小玫瑰坐在椅子上央求着。
“那别吃了,十二点了,睡觉。”
“我真的好饿。”撇嘴委屈状。
“哥你要吃什么?”
“还是昊昊最乖啦!”
小钱从此担当起了每天晚上去全时给蔡徐坤买夜宵的重任。天知道这个看起来小猫似的娇弱Omega怎么这么能吃。


35进20的激烈淘汰后,每个人都在为最后出道做着全力以赴的准备。
“坤坤在吗?”那个高大帅气的佛系温柔男子出现在宿舍门口,他的小玫瑰今天还没去找他“拿卸妆水。”
“去洗手间了好像”

洗手间里剧烈的呕吐声让王子异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坤坤?是你在里面吗?坤坤?”
过了五分钟。里面的人出来,脸色苍白,眼睛红红残留着生理性眼泪。
“没事吧?是吃坏肚子了吗?要不要陪你去医院?”
小玫瑰摇摇头,“没事,我回宿舍了,晚安。”
丸子异觉得小玫瑰的笑容有点勉强。

“what?”电话那头的周锐一蹦三尺高。
“你不要叫!”小玫瑰心乱如麻。“天呐我怎么办,我还没出道。”
“那个可能不准,要不然去医院检查一下。万一真的中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家那谁肯定会负责的。”贴心闺蜜周大姐安慰小玫瑰。“怪不得我说你一天八顿这么能吃。”

“恭喜你小困,宝宝12周半,这个时间点真是完美,刚好度过三个月稳定期。接下来你C位出道到五月应该都还看不太出来,然后以去美国训练的名义呆到十月生完宝宝再回国,什么也不耽误的人生赢家啊。”
小玫瑰看着发小医生欲哭无泪。谁说他要生,他根本不想要这个巨C道路上的bug危机啊。

小玫瑰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去练习室加练了。每次晚上回去找他的时候小钱也总是回应“坤坤已经睡了。”这让王子异有点担心是不是最近哪里惹小玫瑰生气了。所以在收到周锐短信“他怀孕了”的时候老实人的大脑当机了一阵。

“我们就这样搬出来住会不会不太好啊?”
大型忠犬三天之内安排好了宿舍外面的大房子,把小玫瑰接了出来。
“这样我才方便照顾你和baby。”
“子异,你不要生气哦,其实,我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它。”









【异坤】无题 (练习车/18r)

玛丽苏的鞋:

*决赛周,空余时间拿来投水票、审核打投、刷直拍


*看着提纲也码不出剧情……故金牌打手一直延迟更新,特别抱歉。


*焦虑。就想开车……练习车一发,新手上路,愿君愉快。






*


王子异抬头看了看时钟。


这太不寻常了。


蔡徐坤到现在还没有过来卸妆。


身上有出汗后黏湿的不适感。董又霖在说什么他也没有注意,只是又抬头看了眼时间。他踌躇着,不知道是要先洗澡,还是去VIP房找人。


 


就在这时,虚开着缝的门被突兀得敲响,似乎敲门的人也并非真心诚意得等人开门,敲门声响了三下,门就被推开了。


蔡徐坤倚在门边,面无表情得看着正对着他的王子异。


外出服已被换下,他套着宽宽松松的T恤,领口顺着半耸的肩下滑出卖了被隐藏在衣服下的半截锁骨,白嫩嫩地,灼烧着王子异直勾勾盯着的眼。


顺着肩膀上去是仍旧带着精致妆容的脸。做了造型的灰色头发,令王子异恍惚回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幽暗深邃的眼,眼尾上扬。左脸颊上的痣蛊惑着他,蔡徐坤微微咧开嘴,像那泉水里破水而出的水妖,妖娆又清纯。


王子异无意识得吞了下口水。蔡徐坤这种有意无意的撩拨最令他发狂。捉不住摸不透,小心翼翼着想碰而不敢碰,又矛盾得想就此撕开内心深处的嘶吼,一把扯碎两个人所有的伪装和面具,然后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我、我刚健完身。还在想是先洗澡,还是先去叫你……”王子异舔了舔嘴,他清楚明白得感受到今天的坤坤正在生气。可是自己怎么惹他生气了,他是真的没想明白。


“哦?叫我做什么?”


“……卸妆啊……”


“我可不敢。我怕不方便。”蔡徐坤朝王子异走近几步。


“不方便什么?”王子异紧张得抿起嘴,这种就像看着一头濒临爆发的狮子朝自己逼近的危机感令他退后几步,一屁股靠在桌子上,偷瞄几眼坐在一边床上安静如鸡连大气都不敢喘的Jeffrey。


蔡徐坤见王子异居然还能分心去看一旁的Jeffrey,他快要被气笑了。


“我怕不方便看到Jeffrey裸睡啊。”他说。


“……”


“……”


王子异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好。


Jeffrey心中一声哀叹,只觉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但是即使呆如呆ffrey,此时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突然醍醐灌顶。他一下从床上跳起,对着蔡徐坤两手合十不住求饶道:“原谅我!坤哥。我错了……我这就走,卸妆水随你用,我今晚找农农挤一挤就好。”然后直奔大门而去,还不忘帮他们顺手关紧了房门。


 


“坤坤……”房间没有了外人,王子异顿时软糯起来,眼角都耷拉了下去,眼睛湿漉漉的,像只委屈的大型犬,“我真没看过Jeffrey睡觉。你要怎么才相信我?”


“你不是要去洗澡吗?”蔡徐坤答非所问。


“啊?哦,我等你先把妆卸了,带妆太久对皮肤不好。”


“我也要洗澡。”蔡徐坤举起手指在王子异眼前晃了晃,“我手指有伤。”


王子异微微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个音。他想他似乎get到了蔡徐坤的潜台词,又怕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只感到大脑运作的零件似乎卡了壳,嗡嗡作响。


没等他反应,蔡徐坤轻轻咬着下唇,手指戳上王子异的胸口,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要和你一起洗澡。你帮我啊~”


王子异脑中名为理智的弦,“嘣”得一下,就断了。


 


王子异往棉片上倒着卸妆水,然后示意面对着他坐在洗漱台上的蔡徐坤闭上眼准备卸妆。从进洗手间开始,蔡徐坤就爽快地脱掉了长裤,徒留两只修长白皙的腿挂在王子异身体两边,一晃一晃得偶尔碰触着,令王子异有些心猿意马。


“怎么这么不小心就切到了手?”王子异试图转移注意力。


“我紧张……”


“紧张什么?”


“担心自己会出错,辜负粉丝……”


蔡徐坤闭着眼,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像两面蒲扇在王子异心里拂过。


“……”王子异叹了口气,心底突然塌陷了一角,松软了起来,“坤坤,你一直都做得很好。没有人比你做得更好。”


他知道他的努力,他们都一样,急切得需要被肯定。他要的他都会给他,他为他索取。


浓重的底妆逐一擦拭,在棉片底下露出原本素净的脸来。王子异端详许久,轻轻柔柔得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随后依次吻上挺翘的鼻尖,和柔软的嘴唇。


蔡徐坤两手紧张得揪着对方身上的贴身背心,在对方舌尖试探过来的时候,回应般微启唇缝,像小猫一样,舔舐着与之共舞。


点我上车